<font id="tpztp"><progress id="tpztp"><p id="tpztp"></p></progress></font>

        <rp id="tpztp"><listing id="tpztp"></listing></rp><font id="tpztp"></font><mark id="tpztp"></mark>

        <font id="tpztp"></font>

        <font id="tpztp"><listing id="tpztp"><output id="tpztp"></output></listing></font>

              您好!歡迎光臨大得利制藥有限公司!
             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
              以人為本    專心做好藥 People oriented to concentrate on good medicine
              服務熱線 0931-8505638
              1600_225px;
              新聞動態
              News
              行業動態
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>新聞動態>行業動態
              血液制品:高門檻玩家的廝殺
              日期:2022-05-13 來源:中國醫藥網 作者:中國醫藥網 【打印】

              從血液制品發展趨勢來看,國際血液制品行業自2004年開始出現大規模整合,全球主要血液制品企業從上世紀70年代的102家已減少到現在的不足20家(不含中國),其中美國5家,歐洲8家,且營收排名前5位企業的市場份額占比約為80%—85%,可以看出,全球血制品行業集中度呈現高度集中,呈現寡頭壟斷的趨勢。

              國內方面,中國血液制品行業監管政策愈發嚴格,也同樣使得行業集中度持續提升。1985年,我國發布了《關于禁止Ⅷ因子制劑等血液制品進口的通知》,明確了“血液制品除人血清白蛋白以外,其他所有品種均系國家規定禁止進口的藥物”;1998年,國家對血液制品行業率先實行GMP認證制度,只有通過GMP認證的企業才能生產經營血液制品;2001年5月,為了防治艾滋病、肝炎等重大、慢性、血源性傳染病的爆發,國務院發布了《中國遏制與防治艾滋病行動計劃(2001—2005年)》,申明“從2001年起,不再批準新的血液制品生產企業”。中國血液制品在幾十年發展當中,從上世紀90年代的70余家,淘汰部分小廠家,以及通過兼并收購等方式,發展到目前,正常經營血液制品企業已不足30家。

              據統計,2021年國內28家血液制品生產企業的單采血漿站共采集血漿約9455噸,較2020年增長約13.4%,較2019年增長約2.7%。前四家公司包括天壇生物、華蘭生物、上海萊士以及泰邦生物,每家每年采集血漿量均可以達到1000噸以上,合計采漿約為5600多噸,約占國內血漿采集量的60%左右。

              接下來,通過數據看一下目前國內血液制品上市的頭部四家企業的發展情況。

              一、采漿量、漿站數量及采漿能力對比

              從各家2021年報披露數據來看,整個2021年,天壇生物采漿量為1809噸,總漿站82個,其中在營漿站58個,無論從采漿量還是漿站數量均為國內之最,目前來看,天壇生物背靠大國企背景,在漿站擴展能力也是無可比擬的;華蘭生物采漿量達到1000噸以上,漿站數量為25個;上海萊士采漿量為1280噸,漿站數量為41個;博雅生物采漿量為420噸,漿站數量14個。另外,在平均每個漿站采漿量方面,華蘭生物最高,可以達到40噸/個,表明其單個漿站的采漿能力較強,而天壇生物、上海萊士和博雅生物分別為31.19、31.22和30.00噸/個。

              二、噸漿收入、毛利率對比

              天壇生物產品品種最多,上海萊士噸漿收入最高,博雅生物噸漿利潤水平最高。天壇生物目前共計擁有人血白蛋白、人免疫球蛋白、人凝血因子等三大類、14個品種、72個血液制品生產文號,年采漿量、投漿量、銷售收入均居于全國首位,擁有明顯規模優勢。而根據2021年各家企業血液制品營收情況,可以看出,在噸漿營收方面,上海萊士最高,上海萊士的血液制品覆蓋了白蛋白類、免疫球蛋白類及凝血因子三大類共計11個產品,是目前國內少數可從血漿中提取六種組分的血液制品生產企業之一,也是國內同行業中凝血因子類產品種類最為齊全的生產企業之一,技術優勢明顯。在噸漿所獲得利潤方面,博雅生物利潤水平最高,主要系1/3收入都是來自于75%高毛利率的纖維蛋白原,且表現在綜合毛利率水平也是最高的,達到67.77%。

              三、各企業市值和PE變化情況

              從各家公司近兩年市值情況來看,經過2021年初的高點之后,行業內各家公司都回調非常大,主要受集采預期以及增長預期乏力的影響。截至5月10日,華蘭生物從最高接近千億市值跌落至目前的三百多億,跌幅非常大,當然華蘭生物本身需要一分為二來看,華蘭生物的總市值也隱含華蘭疫苗的市值變化。天壇生物作為行業龍頭,也曾給到接近百倍PE估值,而在集采和增長預期的擔憂下,估值殺到不足40倍。博雅生物則是在大股東華潤入主之后,對于漿站擴展和采漿量的高預期增長,市場也是一度給到了80多倍估值。經過一年多的調整,無論是市值還是PE水平都回落至近兩年低點。

              結語

              展望未來,在我國嚴監管和強資源的大背景下,中國血液制品行業更可能向著行業高度集中的趨勢發展,行業內現有頭部企業強者恒強,行業的核心競爭力體現在資源的獲取能力和綜合利用率,隨著行業的發展,血制品行業內的優秀頭部企業也將擁有強大的無形資產與成本優勢,從而構筑起企業強大的護城河。市場潛力方面,血液制品在我國一直是供不應求的局面,臨床對于血液制品的需求缺口很大,在人口老齡化不斷加大,供需矛盾將更為突出。因此,中國的血液制品頭部企業將在政策的引領下逐步釋放潛力,關鍵是時間的玫瑰何時綻放。

              Copyrights ©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:大得利制藥 隴ICP備05004876號備案甘公網安備 62010202000467號
              設計制作 宏點網絡
              亚洲成a人片在线观看无码